何武
蜀郡郫县(今成都市郫县)人。官至御史大夫。才华出众,居官清正,待人至善,好奖拔贤才,众多归之,是我国西汉一位名臣。何武少敏毅,负文才,十五岁即能歌诗,与成都杨覆众等人齐名。其时,汉宣帝召求通达茂异之士,诏对于宣室,何武得赐帛嘉奖。进而从博士受业,治《易》,以射策甲科为郎,迁鄂令。后举贤良方正,策论得体,迁杨州刺史。不久又由大司马王根举荐,征为谏大夫,迁兖州刺史、司隶校尉及京兆尹、御史大夫等职。封汜乡侯。他办事认真,廉洁奉公,虽遭谗贬官,但不宣扬他人之恶,并不以个人恩怨改其匡扶之志。一次,政敌戴圣儿子的宾客为盗贼,被系于何武治下庐江,何武平心决狱,戴圣之子得以不死,致戴全家叹服。汉成帝时何武白绥和元年(前8年)至绥和二年(前9年)任御史大夫(后改称大司空),封汜乡侯,食邑千户。汉哀帝即位后,何武于元寿元年(前2)仍官大司空(御史大夫改),食邑二千户。身虽老而仁爱愈笃,他奖励后进士人,称扬贤德。他了解官吏们的情况,必先着重听取学者儒生们的意见;调查儒者必先着重收集官吏们的看法,以免朋党之弊。此种政治风度,对后世有深远影响。又与丞相孙光拟定限田。限奴婢汁划,其逾限者一律归官府,然大贵族大官僚激力反对,终未能得到实施。

何 武:字君公,西汉蜀郡郫县人,为人仁厚,奖称人之善,历任御史大夫,大司空等官,封汜乡侯,哀帝时与丞相孔光拟定限田、限奴婢方案。其逾限者归官,以缓和矛盾。遭贵族官僚反对,未能实行,后王莽谋诛异己者,君国豪杰坐死者数百人,武自知难免,乃自杀。

所举奏二千石长吏必先露章,服罪者减除其状,直令免去。不服则极法奏之,抵罪或至死。武为刺史,二千石有罪,应时举奏,其余贤与不肖敬之如一,是以郡国各重其守相,州中清平。行总必先至学官见诸生,试其诵论,问以得失,然后入传舍,出记问垦田顷亩,五谷美恶,已乃见二千石。武为刺史五年,入为丞相司直,得到丞相薛宣敬重。出为清河太守,后坐郡中被灾害什四以上免。后大司马王根荐武,征为谏大夫,迁兖州刺史,入为司隶校尉,徙京兆尹。二年后又坐迁左内史,迁沛郡太守,复入为廷尉。绥和元年(前8)为御史大夫。成帝改御史大夫为大司空,何武更为大司空,封汜乡侯,食邑千户。哀帝即位后,欲改易大臣,遂以举措烦苛策免何武,罢归就国。五年后,复征为御史大夫。月余,徙为前将军。哀帝死,太后诏有司举可为大司马者。自大司徒孔光以下举朝皆举荐王莽。何武与左将军公孙禄相善,两人互举。太后竟用王莽为大司马。王莽乃劾奏何武、公孙禄互相称举,皆策免。元始三年吕宽事起,何武受诬坐罪自杀。其墓何公墓在今国家级重点中学郫县一中内。

关于何武的生卒年月。何武的死亡时间是清楚的,根据历史记载,他死于王莽掌握朝政大权的汉平帝元始三年,即西元3年。但是,他的出生时间却不详,不过,根据史书记载,何武在14岁左右曾经被蜀郡刺史王襄选拔到蜀郡辩士王褒的门下练习歌功颂德汉宣帝的歌舞童子。而且,按照《汉书·王褒传》的说法,何武被选拔到王褒文艺宣传队中的时间,应该是在汉宣帝的神爵至五风年间,而汉宣帝神爵年间是西元前61西元前58年,五风年间是西元前57——西元前54年,如果我们取个中数,那么,王褒在成都市搞歌功颂德汉宣帝的文艺宣传队的时间,就大约是在西元前58年,如此推算上去,加上当时何武此时的14岁年龄,那么,何武就大约出生于西元前72年了。

家世学识

何武本是郫县人,西汉时期,成都、临邛、郫邑三地是西蜀最为富饶发达的三个地区,根据何武后来兄弟五人皆为郡吏的说法看,这何武家庭应该算是郫县一带的富户,因为,当时蜀地的白衣人家子弟能够当上官府吏员,都必须先进入成都石室学校读书,而当时的石室学校是自费学习制度,这就是说,既然何家五兄弟都能够担任郡吏,那么,他们就都应该在当时成都的石室学校中读过书,当时能够同时供养多子女上学的人家,当然应该是富裕人家了。

何武最早出道,是他被当时蜀郡刺史王襄指派蜀郡名士王褒所选拔到王褒所特意组织的歌功颂德汉宣帝德政的“文艺宣传队”中充当歌舞童子,这年,何武14岁左右。后来,王褒组织的这个文艺宣传队到京城长安给皇帝演出,汉宣帝观看了这台歌舞之后很高兴,就把王褒留在京城待诏了,也就是准备让王褒在京城当官。后来,王褒果然被汉宣帝任命成为了谏大夫。但是,这次京城文艺调演时期,何武的岁数还小,所以,当时的何武等童子得到皇帝封赏之后就回乡继续念书了。

史书记载,“武诣博士受业,治《易》。以射策甲科为郎, 与翟方进交志相友。(《汉书·何武传》)。由此可见,后来,何武又经过汉宣帝提携到京城接受了国家博士的教授,他与后来成为丞相的翟方进是同学,只不过当时翟方进在京师接受的《春秋》博士的教育,而何武接受的《易》博士的教育。当时,京城太学中有两家《易》学宗师,一是梁丘贺,二是焦延寿,由于焦延寿好言灾异,他的学生京房就是个以易学大言国家政治灾异的大师,而且,京房后来还因为以易学言灾异而丢了性命。而相比之下,何武一生中很少言政治灾异,所以,何武应该是接受的梁丘贺这一学派的易学教育。

何武学成之后,按照当时射策科举制度,他也与匡衡、翟方进等人一样,考得了太学举士考试的甲科,相当于后来的状元。这样,何武就进入光禄勋属下的郎官行列任职了。郎官,是西汉皇帝专门贮备人才的职官部门,凡是能够当上郎官的人,后来大多都能够放任外官和日后担任国家高官。西汉历史上,凡是能够射策甲科者,大多都是国家高官,像公孙弘匡衡、翟方进等人都是射策甲科的学子,他们后来都成为了丞相。何武后来则成为了大司空,大司空是相当于丞相的国家高官!

根据“初,武为郡吏时,事太守何寿。”(《汉书·何武传》)这句话看,何武曾经在蜀郡当过郡官吏,他的顶头上司是汉元帝初期的蜀郡太守何寿。何武在担任蜀郡郡吏时候曾经有一次秉公执法的政绩。史书记载说:“武兄弟五人,皆为郡吏,郡县敬惮之。武弟显家有市籍,租常不入,县数负其课。市啬夫求商捕辱显家,显怒,欲以吏事中商。武曰 :以吾家租赋繇役不为众先,奉公吏不亦宜乎!武卒白太守,召商为卒吏,州里闻之皆服焉。(《汉书·何武传》)

当时,何家在成都市中有工商产业,但是,何武的弟弟何显仗势不交纳税赋,成都市的啬夫(相当于成都市市长)就要求主管商业事务工作的市场管理人员去何家的铺面羞辱何家的不法行为,这就惹怒了何显,何显就利用自己的郡吏职权试图整治这个市场管理人员。何武当时就阻止了弟弟的报复行为,并说,我们身为国家官吏,如果我们都不守法,那么,我们怎么去推行公家事务工作呢?所以,何武不但带头交纳了自己家产业中的税赋,还上报太守提拔重用了这个秉公执法的市场管理人员,这件事情,得到了当时官府与老百姓的普遍赞扬。

政治生涯

后来,王莽的堂叔王音推荐何武为贤良方正,这个“贤良方正”是一种荣誉称号,只有那些有良好口碑和有政绩的人才能够得到,所以,贤良方正者大多后来都能够被国家提拔。不久,何武就被国家任命成为谏大夫了,后来又被任命为扬州刺史,成为了国家高官。“久之,太仆王音举武贤良方正,征对策,拜为谏大夫,迁扬州刺史。所举奏二千石长吏必先露章,服罪者为亏除,免之而已;不服,极法奏之,抵罪或至死。”(《汉书·何武传》)

刺史是国家下放到地方上的监察高官,俸禄不高,却权力甚大,到西汉后期,刺史一般都成为了地区性质的实际政治高官了,就相当于现代中国历史中的地区政党书记职务一般。

何武在担任扬州刺史期间,他每次上报朝廷和皇帝的关于地方官吏的政绩上奏报告,都是采用透明政治操作法,就是他要将这些考察地方官员的上奏报告都公布于众,让官衙中的吏员和老百姓对此都了解情况,人们并可以作出自己的公正和公开评议。何武的这种公开透明政务法则,即使对今天中国的政治改革,也有极大的启迪意义,也不失为了先进意义!如果经过大家的评议,这些上奏报告是确实无误的,那么,如果有哪个官吏愿意改正自己的错误,并在自己今后的工作中作出了具体的改正措施,何武就会取消这样的上奏报告,如果有哪个官吏坚持自己过去以往的工作错误,那么,何武不但要将这些报告上奏朝廷,还要加以更多的抨击之词。何武的这种透明政务工作操作方法,应该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官员政治工作的群众舆论监督和群众参政的具体操作方法,非常值得今天的中国改革所借鉴!

何武一生做官都很注意秉公执法。他在担任庐江刺史期间,当时九江太守戴圣是汉朝大儒之一,以治学《礼》闻名朝野。但是,这个戴圣很不会当官,他仗着自己的名声在外,自己不但经常不守法,他的亲属和属下也大多经常不守法。因为汉元帝之后的西汉各王朝都很崇儒,所以,九江地区没有人敢多管这个大儒的太守戴圣,就连庐江地区的监察高官的刺史也大多对戴圣的不法行为是睁只眼睛和闭只眼睛。

何武担任了庐江刺史之后,立即下令逮捕了戴圣那些犯罪的亲属和属下,戴圣很不服气,就说:“后进生何知,乃欲乱人治 !(《汉书·何武传》),意思是让何武放人,不能够乱了以往刺史们包容他的习惯做法。但是,何武亲自上门历数了戴圣和他的属下的种种违法过错,这样,何武就撤职了戴圣。戴圣也因此对何武极度不满和愤恨。后来,戴圣因为治学《礼》很知名,被国家提拔到京城长安去担任了博士,戴圣虽然治学《礼》而闻名天下,但是,他好像是那种做学问是一回事情,做人又是另外一回事情的口是心非之徒,所以,他担任皇帝高参的国家博士之后,经常在朝廷中和皇帝身边诋毁何武,也就是说何武的坏话。这些情况被何武知道以后,何武并不申辩,也从来不在朝廷中去揭露戴圣在担任九江太守期间的种种不法行为。

不久,戴圣的儿子的门客们又犯罪了,这样,身为庐江刺史的何武就把戴圣的儿子一干人全部逮捕入狱了。戴圣知道此事以后,思想起自己过去以往与何武的恩怨,以为自己的儿子必死无疑,但是,何武经过审讯确认,戴圣的儿子的门客犯罪当诛,但是,戴圣的儿子却不是此案件的主犯,不应该处死,所以,何武就没有杀戴圣的儿子。何武这样的秉公执法的处理,把戴圣感动得不得了,之后,每次何武进京,这戴圣都会去看望何武,并感谢他!

这个戴圣究竟是谁呢?现在的人们可能不清楚他了,但是,我们今人所还经常看到的《礼》这部中国著名经典,就是由这个戴圣整编问世并流传后世的。由此可见,这做学问的人,不见得就会做人呀!中国历史上的许多大儒,都有会做学问却不会做人的臭毛病!

何武虽然也是太学中的射策甲科出身,但是,由于他的白衣,再加之他一生中不习惯拉帮结伙参与朝廷中的学派师门派系,所以,纵观何武一生的做官历史,他属于是那种典型的一步步从低级职官上升迁上去的人。何武在担任大司空这个高官职位之前,他还分别做过庐江刺史、丞相司直、清河太守、谏大夫、兗州刺史、司隶校尉、京兆尹、楚内史、沛郡太守、廷尉……,可谓是宦海沉浮多年,而且,这期间,他还多次被贬谪和再起用,真是多次起落,大概正因为何武是当时朝廷中少有的经历过长期宦海沉浮之人,所以,他的秉公执法性格也是非常典型的,他与当时朝廷中的许多依托学派师门关系走上高位的职官的品行有很大的不同。何武宦海沉浮一直到汉成帝绥和元年,也就是西元前8年,何武才担任了三公高官之一的御史大夫。御史大夫,属于副丞相了,相当于现在的国家的第一副总理了。